留下继续学习还是回国?身处世界各地的中国留

留下继续学习还是回国?身处世界各地的中国留

时间:2020-03-24 05: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每天都在变化,身处世界各地的中国留学生们最近怎么样?他们是选择留下继续学习,还是回国?这几天,快报记者采访了在美国、韩国、日本、意大利、英国、澳洲等地的中国留学生,看看疫情之下,他们是如何选择的?

我们在美国杜克大学

一周收到学校十几封邮件

最后一封邮件通知3月16日关闭宿舍关闭校园

留下还是回家?

杭州男生小王和同学做出不同选择

一周内学校发了十几封邮件

所有的课程要从线下转到线上

讲述者:杭州男生小王,美国杜克大学大一新生

我的学校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1月3日我回到学校,第二学期的课要开始了。当时还没有暴发疫情,我的行李箱里装了两只口罩,以备不时之需用的。没想到,这两只口罩后面派了不少用场。

听爸妈讲了国内的疫情,有些担心他们,常在微信里问问情况。到了2月中下旬,爸妈看到美国的疫情新闻,开始担心我,也和我讨论要不要回国。我说学校这边一直都还好,感觉不需要回去。爸妈也同意我的决定,但对疫情时刻保持关注。

这时,学校官网建起一个新冠肺炎的专题页面,给每个同学发了链接,请大家关注。

3月7日,学校照常放7天春假。假期开始没两天,校长给全校发了邮件,说春假延长到22日,也就是再增加一周。并且,所有的课程要从线下转到线上。

本文图片 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收到这封邮件后,我所在的杜克大学国内本科生群里,信息一下爆掉了,一分钟有上百条消息。大家都在讨论,要不要回去。

接下来的一周里,校长、本科学生处、教授等方面共发来十几封邮件,一封比一封措施严厉。

3月12日,学校又发了三封邮件,让大家尽量不回校园,如果想回到校园取东西或者住宿舍,都要签署表格,填写原因。没有学生证的人,不能进校园。当天,最晚一封邮件的内容是,请大家都不要再回校园,美国当地学生回家住,国际生除非是来自疫情很严重的地方,才可以留下。如果不是,学校都建议大家回国。

群里又是不停地刷屏。很多同学开始考虑签证的问题,因为如果连续5个月没有上课或从事学术活动,签证就要取消。线上课程算不算上课?很多同学都去问了学校,学校给出明确答复:线上课程算上课,签证依旧有效。

这个答复给大家吃了定心丸,群里开始讨论的方向不是回不回去了,而是怎么回去。哪个航班机票好买、便宜,哪里转机比较方便等,都成了大家讨论的话题。

之前,我在暑期申请了一个编程的活动项目,杜克一位教授做导师,如果回去,这个项目就没法参加了。所以,我不断关注周边信息,也和父母商量,希望能留下来。

3月13日,学校再发邮件,说不能再住宿舍。这时,我有个好朋友、美国小伙,邀请我去他家住,我非常开心地答应了。

目前,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还像现在这样比较平稳,那我继续留在这里。

我家人商量立刻回国

回程需和要30个小时

讲述者:男生小华,小王的同学,杜克大学大一学生,目前他已订好机票,准备回国

我和小王一样,看到学校的邮件一封封发来,还是挺焦虑的。3月10日的邮件说课程暂时转线上,我们280多人的留学生群里炸了,信息太多,焦虑情绪蔓延。有时一个人的焦虑,顶多迷茫一下,但一群人在焦虑,所有情绪、感受都会被放大,心里慌慌的。

之后,陆续又有几封邮件发来,说课程全部转线上。大家都在讨论回国,开始商量着订哪个航班,走什么线路合适。手速快的,订好机票,就把截图甩在群里。

当时我这边是晚上,爸妈已经睡了。我很着急,一边刷各大航空公司官网、旅游公司网站等,看线路和机票价格,一边等爸妈醒来。早上7点多,我打通电话,和爸妈商量好,确定回国。再回头看,六七千元的机票已经没了。

不能等!这是我的念头,当即定下了一条路线:3月22日,从达勒姆飞旧金山转机,再到国内。全程26个小时左右,10000元人民币。我有三个同学晚一天订票,和我同一条线路,价格贵了不少,1.5万元了。

订好票,心里定了定神。计划赶不上变化,两天后,学校又发邮件,说16日就要关闭宿舍,关闭校园。机票得改签!3月16日是最后期限。

搜索达勒姆到国内的航班,一个都没有。出发地改成洛杉矶,航班也不多,好在还有票。最终选择了这样一条路线,全程30个小时左右,票价6500元。

价格不高,但要转机好几次,很容易疲倦,我自己在琢磨,人一累,免疫力就低,感染的风险更大。但是没办法,能订到就不错了。

群里每分每秒都在发信息,以往一天才有百来条消息,现在一分钟就有百来条消息。

订好机票并不是万事大吉,借的书要还,宿舍的东西要打包。我们走出学校去买打包行李用的纸箱,发现附近的店都被买空了。又问了几家店,幸运地发现一个快递网点,这才买到纸箱。和几名同学临时租了个仓储的地方,准备把纸箱一起运过去。

最近有些强迫症了,碰到点东西,就要洗一次手,一小时洗手两三次,每次持续二三十秒,听说这样病毒才能清除掉。这么算来,一天洗手三四十次,护手霜都快不够用了。

我有一瓶免洗洗手液,还是去年入学时新生套餐礼包里送的,一共50ml,是我的宝贝。目前用了一半,我得省着点,留到坐飞机时用。

我还从同学们那里分了5只橡胶手套。口罩加上手套、免洗洗手液,就是我的全部装备。听说有同学还买了防护服准备坐飞机穿,我没买。

现在手里有口罩,很不容易。其实回想一两个月前,校园里几乎没人戴口罩。当时国内比较紧张。

一开始不少留学生组织捐款,在美国买口罩寄回国内,我也捐了几百块钱。没想到后来美国也买不到口罩了。

五六天前,我才开始戴口罩。一是身边除了亚裔面孔,基本都不戴口罩,二是口罩也不多,得省着点用。手头现有四五只口罩,是几个同学送的。这段时间,送礼送口罩的,都是真朋友。

口罩难买,学校附近的药店、超市等都被买空。1个月前,我在亚马逊上下单50只外科口罩,到现在也没到货。点退款,也不受理。一两周前,爸妈和其他几位家长,买了一批口罩,从深圳寄出,前天终于到了美国。邮寄到了我隔壁城市,得自取,车程30分钟左右。

英国这所大学已发信息

学生如自己停课

不会影响成绩或者签证

回国的机票比原来贵了三四倍

宁波人顾同学,目前在英国爱丁堡赫瑞瓦特大学读时尚营销专业,今年大三。这所大学,离爱丁堡大学不远。

这两天,他已经购置了护目镜、手套、酒精,准备坐3月19日的飞机回国。昨天,顾同学说,目前他正把自己“关”在公寓里,这样相对比较安全。他的最新选择是回国。

我现在一个人住在学校外面的公寓里,公寓里多是中国学生

3月7日开始,我就没出门了,算起来已经有8天宅在公寓了。英国是从上周开始,病例数暴增的。

上周五,我还在公寓收到了一封信,政府告知,如果有症状,可以在家自行隔离7天,无需联系医院。这让我更加坚定,要在公寓里好好住着,不出门。

之前,我看了很多国内的新闻,让我有了相应的准备。目前当地超市订货都正常,我在三月初,就在超市下单订货,买了很多宅在家里的补给,超市会负责送货到我们公寓楼下。

这些补给包括面条,五盒牛肉(每盒有两块牛排),还有5大瓶牛奶和饮料,还有一些蔬菜和水果,一共200英镑。

其实在两周前,我爸妈就想让我回去了,我本来买了4月3日回国的机票,当时想着3月底上完课回去,现在退了,重新买近几天的机票。

爱丁堡大学已经停课,据说很多学生准备回家。我们公寓楼里中国学生比较多,大部分学生都不去上课了,特别是那种两百人的大课。少量学生会去上课,因为课程跟毕业密切相关。

我们学校,估计周一就会有停课的确切消息,但学校之前已经发信息给我们了,说如果自己停课的话,不会影响成绩或者签证。

买机票,还是费了一番周折。回国的机票,比平时涨了一倍都不止。我看了两三个网站,还纠结了一番,第二天一觉醒来,发现机票涨了4000元。

机票买好后,现在,我就宅在公寓里,每天自己做饭吃,自己学习,等着回国。目前我还缺一件防护服,这两天,我一直在问身边人,看看有什么别的办法。

杭州男生提前半月返回韩国

没料到学校推迟开学

“我现在最焦虑的不是回不回国,

而是会不会挂科”

杭州男生小周在韩国中央大学念大一,就读室内设计专业。韩国中央大学是一所综合研究型大学,学校有三个校区,小周就读于安城校区。

今年寒假回国不久,他订好了2月26日的返程机票。因为国内疫情,小周担心返校时被限制入境赶不上开学,元宵节这一天,他比原定计划早了半个多月回到了韩国安城。万万没料到,国内疫情日渐稳定,韩国境内确诊新冠肺炎人数激增。学校发布通知,原定于3月1日的开学时间推迟到了3月16日,学生可以休学一学期,也可以选择从3月16日起上网课。

担心赶不上开学

元宵节回到韩国

2月8日,元宵节这一天本是团圆日,我却登上了下午五点多的飞机,离开杭州回到了韩国安城。

春节,杭州小区陆续实行封闭式管理。我们一家守在家里,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国际航班会不会受到影响,我能不能如期返校。

“要是被限制入境赶不上开学,那就麻烦了!”一家人天天关注新闻报道,爸爸的这句话说了很多遍。接着,全家打定主意,让我尽早回韩国。

我做的第一件事,先把2月26日的机票退掉,换一趟更早的航班。我赶紧上网查询剩余航班,买到了2月9日的航班,价格在1300元人民币左右。后来想再早一点,于是匆匆忙忙再次退票,更改航班。

庆幸的是,这段时间航班机票价格不贵,机票不紧张,我如愿买到了2月8日的机票。

到韩国后自主隔离14天

抵达仁川机场的那一刻,已是韩国时间晚上8点多。坐机场大巴回安城的路上,我的心情多了几分轻松,接下去,就坐等学校开学了。

在飞机上,每位乘客都领到了一张健康申报表,需要填写家庭住址、电话、有无发烧等健康状况。下飞机后,我领到了一块牌子,类似于通行证,途中测了体温,才顺利出海关。所有入境的人,全程戴着口罩。

韩国中央大学在安城的分校,距离首尔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去年开始,我找了一个中国学生在学校边上合租,两室一厅,一个月租金折算成人民币是3000元。租金一年一交,去年我交了近两万元人民币。这一带不算繁华,租金不算贵。

如果我不能回到学校,那这笔租金就浪费了。这也是我尽早返校的一大原因。

室友比我早一天抵达出租房。原本约好回来之后去首尔逛逛,却因疫情泡汤了,我们只能在家自主隔离14天。

连着吃了几天中餐,换换口味,吃一顿韩式烤肉。

连着吃了几天中餐,换换口味,吃一顿韩式烤肉我每天关注着韩国的疫情。2月26日,韩国的确诊患者刚刚破千,6天后韩国疫情大暴发,患者达到近5000例。安城也确诊了一例,当地人也因此尽量少出门,响应政府号召避免聚集。不过,公共交通并未停运,出行保持正常。

接到开学推迟的通知

最担心挂科

距离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2月底,我收到了学校发来的最新通知——开学时间从3月1日推迟到了3月16日,授课方式也从线下改到了线上。开学推迟了半个月,我的心也凉了半截。

我刚到韩国时,连最基本的对话都不敢开口,点菜就指指菜单。趁着还没开学,我每天恶补韩语,起床吃好饭就抓紧时间看韩语书、看韩剧。

学校每个专业毕业有分数要求,我现在就读的专业,要求四年修满132学分才能毕业,课程分为教养课和专业课。上个学期因为我所在的系,中国人很少,所以学校没有排专业课,我选了最基础的教养课。这个学期大部分课程是设计理论课、色彩课、模型课等专业课,不论内容还是授课语言,难度提升了一大截。

再加上是线上授课,教授怎么讲,是直播还是微课,都无法确定。对于我而言,这比线下上课增加了难度,听不懂的话毫无别的办法。

我现在最焦虑的不是回不回国,而是会不会挂科。

我的专业学费是一学期32000元人民币,算上生活费,四年下来近60万元。前段时间,学校发布通知,未到校的学生可以选择休学半年,很多同学就没有回校。学校的国际艺术专业有几百位中国学生,有的还在观望,有的已经准备回来上课。

回来上课的学生,很多和我一样,抱着绝不能延迟毕业的想法,希望正常上课。

我从小还算独立,因为高考失利,家里决定让我出国留学。上个学期,我总结了下,再努力一些,就能拿到奖学金了。没想到现在会遇到特殊情况。希望自己能熬过这段时间,学业之路也能顺顺利利的。

我的学校要到4月5日开学

我和我的朋友现在每周出去一次

轮流给四位日本人上中文课

朱烜是浙大城市学院日语专业的学生,杭州女孩,目前在静冈文化艺术大学国际文化学部交流学习一年。

昨天,朱同学讲述了自己的最新近况——

我和好朋友现在自我隔离在家,这是因为2月16日-21日,我们去过北海道,这是日本目前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为了防止被感染,我们决定在家隔离24天,这是我自己定的时间,时间长比较安全一点。

截至3月15日下午,静冈县只有3个病例,但在周边地区,病例数量比较多,所以我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好在现在是我的大学放假时间。日本高校的学制,与国内略有不同,国内春节,正是日本高校期末考试时间,那时也正是国内疫情最厉害的时候,班上同学和老师在上课之余,都在关注讨论疫情。

今年疫情最严重时,我帮同学购买了130多盒口罩。之后,我还和很多在日本的留学生,发起并参与了募集口罩的活动,并捐赠46420枚医用口罩到武汉一线医院。

2月15日,我们学校开始放假,到4月5日开学。

我本来打算2月27日回国,但是2月初接到了消息,我的航班被取消了。我看了一下,要回国,只能先到名古屋,再转机上海,再回杭州。这中间,我要坐很多公共交通工具,我觉得路上被感染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安心在日本留下来了。

我和我的朋友,每周出去一次,轮流给4位日本人上中文课。我们曾建议他们,取消课程,但日本人觉得没什么,最后我们达成一致,戴着口罩授课。上课地方很近,我一般走路或者骑自行车去授课。日本的地铁等公共交通,很多线路跨县跨市,人也很多,我尽量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每周,我们也会去楼下超市采购一次食材。目前,食材比较充足,但厕纸是没有了,消毒用品和口罩也几乎没有了,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们这是小地方,也许东京会好一点。

正值假期,目前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我躲在公寓里,正在准备考研,我想考国内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另外,我还在做一个课题《中日大学生就职观的比较研究》,所以也没有觉得时间有多少难熬。

目前日本人对疫情的态度,还是相对宽松,我看到东京的朋友发的朋友圈,有错峰上下班,但人流量还是挺大的。我的一些日本同学还在外面玩。不过,总体来说,因为春天怕花粉过敏,不少日本人有戴口罩的习惯,从这个角度,我个人觉得日本的疫情状况相对还算缓和。

毕业前的专业考试,到现在还没消息

“公寓门房的意大利老太太看到我说‘真的感谢中国人’,那时候我心里真的挺暖的”

卫同学,在意大利米兰威尔第音乐学院声乐专业读研,今年1月19日,她回到河北老家过春节,为了不影响学业,她2月3日就回到了米兰。

目前米兰当地疫情比较严重,卫同学都躲在自己公寓楼里,连扔垃圾,都是半夜下去扔,因为那时候人比较少。小卫讲述了自己学习生活的最新情况——

2月3日,我回到了米兰,自觉在家隔离了14天,之后开始了正常的学习和生活。不过,2月21日左右,意大利开始暴发疫情,那时候开始,我就躲在公寓里,没有出门,算起来已经有23天了。

我跟中国女生一起合租,随着疫情严重起来,我们都比较注重防护。目前在米兰,买菜还算方便,也有像美团这样的线上App软件,可以买超市的食品,购买还可以送几只口罩。

中国留学生等待机会抢App上的商品,经常是有超市开放线上购买,二三十单之后,马上就关掉了。

我们主要是买米、面、青菜、鸡蛋,品种丰富,价格跟以前一样。在米兰,意大利食品比较便宜,但中餐比较贵。

卫同学这段时间囤积的食品。 目前我们学校的课程已停下来了。本来3月份我有一个专业考试,之后我马上可以毕业了,这学期我只要交500欧考试费就好了。老师曾让我3月2日去考试,后来说推迟到3月9日,后来就没消息了,老师没再通知我了。这对我是很困扰的事情,因为我可能要交3800欧的全年学费了。

我每天在公寓里做饭、学习、看电视……过着很宅的生活。我们公寓楼门口,没有人测体温,全靠自觉。

前两天,我下楼去拿包裹时,门房老太太看到了,她问我都好吗,她说,“非常感谢中国人对意大利人的帮助,真的很谢谢中国人。”那时候我心里真的挺暖的。

(原题为《美国学校邮件通知3月16日关闭宿舍和校园,留下继续学习还是回国?两个杭州男生做出不同选择》)

(来源:都市快报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