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都市报·数字报刊

南国都市报·数字报刊

时间:2020-03-24 05: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中科院博士后乐当“农场主” 张永北告别大都市到大岭农场当场长,发动群众种甜高梁发展循环经济

  本报海口3月17日讯(记者 许欣 曾苗 实习生 郝珊珊 摄影报道)作为海南省委组织部从内地引调的博士后之一,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张永北在海南这块热土上作出了与众不同的选择,他一头扎进位于霸王岭的大岭农场,津津有味地当起了“农场主”。

  张永北当上大岭农场场长后,把大量时间花在引进高科技项目上,他指挥农场种植甜高梁,发展畜牧业,建沼气池……博士后场长所倡导的循环经济模式让农场职工大开眼界。

  博士后决心来海南“务农”

  张永北是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地质与地球物理专业。这一专业与农业关系并不大,是什么原因促使他选择来海南当“农场主”呢?

  “2003年,海南省委组织部从北京引进一批博士后,我那时任北京市博士后联谊会常务副理事长、中科院博士后联谊会理事长,早就知道这事。可我那时在专业上已经修炼到一定火候,放下蒸蒸日上的专业来海南创业,还是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张永北说,后来他决定来海南,再后来选择进农场工作,是有原因的。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村变化感同身受。他所学的地质与地球物理专业更使他有了“走千里路”的经历,经常到全国各地走访,“三农”问题是他常思考的问题,他一直在作农村体制改革上的探索。  

  如何实现农业现代化?如何使中国农业在国际上提高竞争力?张永北认为,科技兴农是最好的出路。他打比方说,在一块土地上建四合院只能住几口人,若在同一块地上建一座摩天大楼的话,可住成千上万人,这就是传统农业与现代农业的区别。在目前人多地少的情况下,只能通过科技途径解决现在土地承养力有限的问题。

  胸怀报国志,肩挑农业情,张永北决定来海南,为发展热带高效农业一展身手。

  到农场致力开发“新能源”

  曾担任过儋州市副市长的张永北发现,由于小农思想的影响,组织化生产在农村举步维艰。他曾走向地头,向农户推广一种高科技产品,没想到,很多农户抱着独善其身的愿望,只想独享科技成果,不愿意把致富窍门告诉别人。

  如何实现农业生产组织化,使科技成果能够顺利得以推广呢?张永北认为,国营农场在组织化生产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博士后告别大都市,隐身大山深处的农场当起了“农场主”。

  大岭农场土地总面积5.0625万亩,总人口4700人,经济收人以橡胶为主,育苗、水果等自营经济为辅。与很多农场一样,大岭农场产业结构单一、经济总量小,就业不充分、工资不平衡、收入总体偏低、社会福利水平不高。

  作为一场之主,张永北选择以循环经济模式来推动新农村建设。大岭农场利用边坡地大量种植甜高粱,把甜高梁项目作为支撑产业。张永北说,甜高粱是高能作物,除了可以生产粮食,其精华在于秸秆。高粱成熟后,秸秆可用来酿制酒精,其叶子可当牛饲料,可谓全身都是宝。

  张永北认为,甜高粱--乳酸菌养猪--高产橡胶园双循环经济链,既创新生物质能源、发酵饲料和畜牧产业,又有提升传统橡胶产业,实现创新产业与传统产业的和谐发展。

  大岭农场计划用5年的时间,完成甜高粱--乳酸菌养猪--高产橡胶园双循环经济项目建设。建设内容包括建成一个以农场为中心向周边农村辐射的万亩甜高粱种植基地和一个车用乙醇及优质发酵饲料加工厂;建立一个年出栏2万头优质无公害肉猪生产基地,根据需要建年产5万吨肉产品加工厂;把大岭农场橡胶基地创建成为高产橡胶园;逐步完善社区沼气供应系统;通过项目建设带动农村发展,把农场培育成为周边农村甜高梁产业的龙头企业。

  张永北坚信,甜高梁项目能给贫困人口带来福音。

  无论多累都不后悔当场长

  记者在采访张永北的过程中,为他的苦心和志向而感动。以下是记者与张永北的对话。

  记者:3年来,你在大岭农场干了这么多事,什么时候感到最累?

  张永北:去年年底,为了向财政部申请项目资金,需要提交《甜高梁循环经济拓展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我曾连续工作了48个小时,根本没时间休息。农场缺少科技人才,这种为争取国家项目所作的项目报告决绝非寻常工作人员所能完成的。我也曾想过邀请专业单位帮忙来做,但对方索取的报酬很高,也无法按期完成,为了给农场省点钱,再者,只有我个人最清楚项目发展思路,才能够在最短时间完成编写工作,我自个挑起了这副担子。从省财政厅拿到项目指南是在一个星期五下午,要求3天后递交报告。我就在一个酒店里租了间房子,埋头苦干了2天2夜,终于完成了任务,还要邀请相关专家对项目报告进行评估。所幸的是我的辛苦没有白费,这个项目获得财政部601万元的支持。

  记者:当“农场主”是和您本来的专业完全不同的经历,您有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张永北:在大岭当了3年场长,我从来没有时间和人搓过一次麻将,只感到自己有做不完的事,经常工作到深夜。无论多累,我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到农场当场长是我自愿的,我肯定不愿每天跷着二郎腿看报纸聊天混日子,我不愿当碌碌无为的场长。

  记者:作为中国科学院博士后,您占据中国最前卫的思想领地,但您工作的环境却是最基层的单位,您的思想能够被身边的职工理解和接受吗?

  张永北:刚开始种植甜高梁时,因为加工环节跟不上,职工闹过情绪,有人不理解我,还写信向农垦总局反映情况,当时我心里很难过。感谢农垦总局的领导理解和支持我,我顶着压力坚持下来,因为我相信,这条路是正确的。我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相信所有的农场职工都会理解我和支持我,时间会验证一切。

  记者:当场长以来,您最欣慰的事是什么?

  张永北:大岭农场不大,原来的经济总量较小,存在分配不平衡、就业率不高等问题,特别是那些分流出去的职工,因为收入低,日子过得很苦。我刚来农场时提出过三步走的工作方案。第一步是实现剩余劳动力的再就业;第二步是改善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条件;第三步是提高职工收入水平。今年上述愿望基本上都已经实现了。去年年底分红时,农场科长级干部年终奖是6000元,胶工年收入达17500元(分配完可达18000元)。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循环经济框架基本形成,今后循环经济带来的经济效益会越来越高,项目实施成功后,农场经济总量可以翻番,科级干部年收入达到4-5万元应该不成问题。